朋友圈营销,双11后破产……“柚子练琴”倒闭暴露在线教育风险点

原创 PC4f5X  2020-12-10 14:51 

原标题: 朋友圈营销,双11大促后破产…… “柚子练琴”倒闭暴露在线教育风险点

记者:何欣荣 吴振东 张超

“Hello,大家好,我是一个音乐老师。今天这个视频,不讲乐理,而是为千万师生维权……”12月3日,B站UP主“一锅头”上传了一段视频,称11月30日在线教育平台“柚子练琴”忽然宣布破产,圈钱上千万元。到视频发布时间为止,没有任何人给学生和老师一个交代。

近年来,教育培训机构经营不善、卷款跑路的事件时有发生。“柚子练琴”的特别之处在于,它的身份是“信息技术”企业,采取朋友圈打卡赠课的方式展开社交化营销。借助在线的便利,这个平台还成功吸引了大量的海外用户。针对在线教育“野蛮生长”带来的乱象,监管必须尽快堵住漏洞。

1

没有任何征兆宣布破产,“柚子练琴”人去楼空

2020年11月30日晚上7点,“一锅头”像往常一样登陆“柚子练琴”平台,开始给学生上课。10分钟后,“柚子练琴”微信公号发布一则通告,称“由于市场环境影响以及经营不善,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并出现了现金流断裂。经股东大会商议,决定启动破产清算法律程序。”

“柚子练琴”的这则通告十分突然,因为平台的破产没有任何征兆。11月30日晚上8点,“柚子练琴”的教师群宣告解散。12月1日下午4点,App正式停运。学生的学费如何处理,教师的工资如何结算,平台没有给出任何解决方案。

被“柚子练琴”这则公告“打懵了”的除了“一锅头”这样的教师,还有大量的家长,身在美国加州的印女士就是其中之一。2019年11月,在朋友推荐下,印女士开始购买“柚子练琴”的课程,最近一次购买是2020年的11月10日,花费6202元。但直到平台宣布破产,她也没得到任何通知,还是一直陪练的老师线上留言,印女士才知道平台已经倒闭。

“最让家长们愤恨的是,公司通知上宣称长期经营不善破产,但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,平台还在大搞促销,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家长买了课,都是成千上万的数额,很多都还没开始使用。我们认为这是有蓄谋的商业诈骗。”印女士说。

半月谈记者随即走访了“柚子练琴”的注册办公地址——北京市朝阳区国创产业园,发现公司的大门已被一把机械锁从外部锁住,大门左侧的公司标识被清除,门上贴着破产清算通知。

国创产业园的工作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,“柚子练琴”来到园区已有2年多的时间,之前是整租,一个月前提出要进驻园区里的众创空间。“搬到新办公点后,每天就只有四五位员工上班,宣布破产也很突然。办公室里值钱的就剩一架钢琴,而且也是租来的,目前租赁机构已到园区申请收回。”

针对学员和教师们的质疑,“柚子练琴”CEO张涛在邮件中回复半月谈记者称:“目前正在和教育同行进行对接,希望能得到援助。需要澄清的是:一没有卷款,二没有跑路,账目清晰可查。”

12月9日,“柚子练琴”再次发布公告称,经过沟通,同行“快陪练”愿伸出援助之手,给“柚子练琴”的学员提供价值500元和1000元的陪练援助课程。对此,一位家长表示,这个解决方案事先没有征求过他们的意见,对学费去向等关键信息语焉不详,不能令人满意。

2

打擦边球规避监管,借朋友圈套路营销

由于市场空间巨大、进入门槛相对较低,近年来校外培训市场呈现良莠不齐的格局,经营不善、卷款跑路的事件时有发生。为此,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,该文件提及:“县级教育部门负责审批颁发办学许可证”“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”。

2020年10月,杭州等地再次发布通知,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开立唯一的培训费资金专户,出现异常情况时相关银行要及时向教育主管部门发出风险预警通报。

重重监管之下,为何还有“柚子练琴”忽然宣告破产、不留任何解决方案之类的案例发生?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,校外培训领域,“猫鼠游戏”一直在持续。

——以“信息技术”之名,行教育培训之实。“柚子练琴”背后的运营方是北京柚子学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。根据该公司官网的描述,“柚子练琴”是一款线上音乐交流互动App,提供1对1的乐器陪练服务。平台上的教师通过在线方式招募,“柚子练琴”对入驻教师开展视频演奏面试。学员一次性交齐学费后,通过平台自行预约老师上课,老师完成课程后平台结算课时费。

从整个流程看,“柚子练琴”更像是一个教育中介平台,招募老师联系学员,再从学员缴纳的学费中抽成。这样的运营模式,与当年的P2P有异曲同工之妙。P2P机构往往宣称自己是信息中介,但全行业大多做的却是信用中介的生意。由于不用申请金融牌照、缺乏有效监管,P2P行业最终落了一个“团灭”的结局。

——用朋友圈“打卡”赠课的方式,开展社交化营销。印女士告诉半月谈记者,她当初接触到“柚子练琴”这款App,就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。“首先一看是便宜嘛,一开始在平台上买课,6800元88节课,平均每节课77元,连我妈这种住在国内三线城市的老太太,都觉得这课不贵。然后平台还鼓励我们买完课后分享到朋友圈,集10个赞后就能赠一节课,推荐朋友买课也有赠课,这样知道的人就越来越多了。”

上海的学员家长杨玲玲之前花了7760元买课,现在还有5600元的课时费没用完。“我还推荐给朋友买,现在后悔死了。”

现在回想起来,印女士觉得,这种低价售课+朋友圈“打卡”赠课的方式,其实是不可持续的。令她担忧的是,采用类似营销“套路”的在线培训机构还有不少。“没有系统性的制度规范,恐怕还有第二家、第三家‘柚子练琴’走在崩盘的路上。”

——借助在线的便利,大量吸引海外用户。传统的线下培训机构关停倒闭,坑害的多半是本地的学员和用户。而在线教育平台却能突破距离限制,吸引五湖四海的学员。朝阳区国创产业园的工作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,“柚子练琴”倒闭后,只有4位家长过来登记,“他们的用户大部分不在北京,之前听公司高管说海外用户很多”。

印女士告诉半月谈记者,受新冠疫情影响,他身边80%的华裔家长都报了各式各样的国内网课。单单“柚子练琴”一家,登记的家长至少已有700人左右。从登记信息看,除了美国加州的洛杉矶、圣何塞,还有欧洲和澳大利亚的学员。

不仅学员学费无法退回,老师的工资也被大量拖欠。一位来自秦皇岛的音乐系大学生是“柚子练琴”注册老师,他告诉半月谈记者,自己在平台有1万多元没有提现。“全部教师应该在400位左右,从贴出来的账单看,最高有6万余元未结清,最少也有1000多元。按照平均1万元计算,平台拖欠的教师工资有400多万元。”

3

摒弃“野蛮生长”  织密在线教育监管网络

2020年以来,受疫情影响,各地“停课不停学、不停教”,搭载互联网快车的在线教育,迎来了“高光”时刻。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,大中小学有序复课,在线教育行业迎来了不小的挑战。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6月,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.81亿,较2020年3月减少4236万。

在用户规模回落的情况下,一些前期激进营销、投入过高的在线教育平台陷入困境。2020年以来,韦博英语、优胜教育等线下教育机构先后宣布破产。行业人士预计,在线教育将成为行业未来的风险点之一。

在最近举行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,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提供了一组数据:2020年以来,各路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,但在线教育机构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。“未来在线教育是可以跑出来的,但怎么跑出来还需要不断摸索,现在在线教育的兴旺全是资本在输血。”

不断注入的资本,被不少在线教育平台用在了营销,而非课程升级、服务优化上。低价售课、冠名综艺、电话推销、电梯广告……大量在线教育机构一边亏钱,一边“烧钱”,丝毫没有退缩之意。

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吴遵民表示,部分在线教育机构的经营模式,在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同时,也把自己置于巨大法律风险中。在线教育机构只有摒弃“野蛮生长”模式,才能确保行业的可持续发展。教育界已形成共识,未来将是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共存、共生、共进的时代,但这样的共进必须以合法合规作为先决条件。

当前,相关部门正在全面规范在线教育市场环境。12月初,在针对《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小学在线教育市场的提案》的答复中,教育部表示,加强在线教育监管,要做好线上机构备案管理。按照“互联网+监管”的思路,建设“全国校外线上培训管理服务平台”,公布备案机构的基本信息,定期更新黑白名单,面向群众提供机构查询和投诉服务。正在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》,对在线教育的实施提出了具体规定,将为在线教育监管提供法律法规依据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aogenzhuan.com/3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